你的位置:主页 > 机锋网 >

【“添舜杯”“活力鞍山”征文】听大先生说《

2020-05-18 02:31      点击:

  大先生不仅述而不著,更辩而不讲,从来没有“道场”。人们若请他讲点什么,他便回敬一句:辩一辩看。读初中的一个寒假里,我读了两遍《易经》后,到大先生处去请教,他开口便说,你先说说乾卦吧。我说乾卦的要害在元亨利贞,自强不息。他严肃回道,你只得言表,傻子皆知。我是傻子,我如同突遇机锋,猛遭棒喝,即刻一怔。见状他平静说道,发呆即发问,孺子可教。随后他娓娓道来,易学不只是卜巫之学,更是知行之学,时空之学,因果之学,穿越之学。读《易》要有神学的敬畏,哲学的追问,文学的形象,科学的逻辑。要有大、远、反、融的思维。一定要有“众人昭昭,我独昏昏”的定位,不经“屡读屡昏”,很难“韦编三绝”。这些全当是话说《易经》的本体论与方法论的开场白吧。

  大先生也是“站而论道”,说站论可使人择其精要,且加深印象。他开始说,乾卦要害不在元亨利贞,自强不息。实在知乾守坤,有惕知悔。这是对人类思维、行为的远古忠告。传孔文化讲天地人三道,即天道阴阳,地道刚柔,人道义利。其实是明阴柔义者曰智,执阳刚利者为迷,鲁迅先生曾说过人生“明白”糊涂始。太深刻了。人类一直以阳刚利,自强不息标榜进步,岂不知早已歧路亡羊。经云:潜龙勿用,人类是潜龙急用。经云:利见大人,不是身份重要,而是人尽大人,广结善缘;经云:群龙无首,吉,人类是群龙争首,凶;经云:亢龙有悔,人类是飞龙亢龙,无惕不悔。大先生说,人们讨论重大问题,至少要有“十个甲子”的眼光。人格应该是人生坐标的格局。我们看,两千多年前人类有过一个思想精神的“轴心时代”,悲哀的是人类并未按此“轴心”来铺展思想精神,而是不断异化迷失。文艺复兴霞光乍现,出现了工业技术革命与资产阶级革命,一些人以为“历史已经完结”,曾几何时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战,二十年后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,“两战”之后就是冷战、冷战之后就是“准战”人类飞龙亢龙,群龙争首,重乾轻坤,不惕无悔,狂妄与脆弱齐飞,财富共危难一色。人类执迷“孤阳”之闭目裸奔,已临近夜半深池。然而即便值此,一战结束当天,就有孤独的先哲发出惊天之问:“这个世界会好吗”;二战刚刚结束,也有冷寂先哲发出莫名之吁:“等待戈多”,而人类麻木不仁依然“昭昭噩噩”!

  其实易经所有之卦,全部之爻,皆为有吉无凶。问题是人类必须懂知行,辩时空、明因果、善穿越。滥卦、凶卦皆是自己“划出来”的。天道无私、福祸无门、惟人自招、惟德是辅啊此时他话锋一转,说他今天说的,你可能今天无用,明天有用;也可能今天无用,永远无用,悟性天机就在你的脚下。当下,我一头雾水,一身冷汗,肯定狼狈不堪。

  知易不占,是指不占鸡毛蒜皮。多少年来,我落下毛病,凡遇大事,假装检验。很多发生,往往尽为大先生所不幸言中。

 网站地图